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说说仪式

唐代有哪些生育庆生风俗?求子、胎教、满月、生日,仪式感很强

时间:2022-05-19 01:09:37 说说仪式 我要投稿

新生儿的诞生对于一个家庭来说,是非常幸福的时刻。除了母亲十月怀胎之外,我们还有很多传统习俗,养胎、坐月子、满月、抓周等等。

不论是当代还是古代,在孩子出生前后的那段时间,家庭里都是非常重视的,那么在物质文化都十分丰盛的唐代,又有着哪些生育庆生的风俗呢?当时的风俗相比于现在,可是要复杂得多!

一、以男性为生产力核心的唐代,求子是唐代生育风俗中的大事!

唐玄宗时期,杨贵妃得宠,在民间也流传着这么一句民谣:生女勿悲酸,生男勿喜欢。纵使如此,也没能取代“求子”在生育风俗中的地位,因为不是谁家的女儿都可以成为杨贵妃,在生产力的需求下、男权为主的背景下,求子依旧是唐代生育风俗中的大事。

1、为了求子,唐代民间女子十分流行佩戴“宜男草”。

唐代女子有佩戴“宜男草”的习俗,对于宜男草的描述,在唐诗中经常出现。

李贺曾在《河南府试十二月乐辞·二月》中写到:“二月饮酒采桑津,宜男草生兰笑人

看到宜男草这种习俗,不禁让我想起了拜观音求子的风俗,在拜观音求子的过程中,女性常会请一个送子符随身佩戴,这和宜男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关于宜男草是如何佩戴的,也可以从唐诗中找到很多细节的描写。

于鹄在《题美人》中如此描述到:“胸前空带宜男草,嫁得萧郎爱远游

由此可见,希望求子的女性,会将宜男草佩戴在胸前。现在的我们知道,生男生女并不取决于女性,这和染色体的配对有关,但是在唐代的时候,女性却承担了不该属于她们的期盼和压力。

2、“求子”逐渐学术化,甚至在学术的基础上衍生出了一些带有“巫术”性质的方法。

唐代著名的医学家孙思貌在他的著作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,专门设置了“求子”这一项,求子的行为也被学术化,也能看出唐代人对于“求子”的需求量真的很大。

“本命不在子休废死墓中者,则求子必得...并在子休废死墓中者,则求子了不可得!”

这是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根据夫妻之间五行匹配情况,而给出的求子理论。除了五行之外,还在行房日期以及行房时辰上提出了一些见解。

但是求子仅仅是在受孕前的准备吗?远远不止!

在求子学术化的发展过程中,甚至延伸出了一些带有“巫术”性质的做法!

这在现在听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,受精卵在发育之初就已经完成了染色体的配对,这一过程中,孩子的性别其实已经决定了,当孕妇在怀胎十月的过程中,又何谈百分百诞下男丁这件事呢?

但是在唐代,毕竟是一个科学尚不发达的历史时期,且让我们来看看,那时候的做法都是什么样的。

依旧是在唐代著名医学家孙思貌的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,书中如此描述:“取弓弩玄一枚,绛囊盛,带妇人左臂。一法以系腰上,满百日去之!...以斧一柄,于产妇卧床下置之仍系刃向下,勿令人知!”

上面两种带有一定“巫术”性质的做法中,弓弩斧都是男性常用的工具,所以被用来当做求子用的工具。


二、在唐代时期,就已经有了胎教的概念,并且对胎教的重视程度很高!

胎教在当今的社会越来越被人重视,在我的妻子怀孕期间,家里面也为了胎教做足了学习。午后和睡前,我常常会和老婆还有自己未出生的宝宝一起听听轻音乐。

周末的时候也会静下心来给宝宝读读散文,背背古诗。一边陪着老婆不让她感到寂寞,同时也希望能给未出生的孩子做好胎教的工作。

在唐代,人们对于胎教的重视程度一点都不比当代低。

《女孝经》中提到:“人受五常之理,生而有性,习也!感善则善,感恶则恶,虽在胎养,岂无教乎!”

在这段描述中,清楚的表达了唐代人对于胎教意义的理解。纵使孩子还没有出生,但是人受五常之理,纵使在胎儿阶段,也应该教化。

《女孝经》中除了对于胎教意义进行了阐述,同时也对胎教的方法进行了详细的说明。

“割不正不食,席不正不坐,目不视恶色,耳不听糜声,口不出傲言,手不执邪器,夜则诵经书,朝则讲礼乐,其生子者,形容端正,才德过人,其胎教如此!”

这是《女孝经》中对于胎教具体做法的描述,细细看来,和我们当下常用的胎教方式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,而唐代的胎教方式则更加详细,约束也更多。


在胎教的基础上,对于新生儿的重视,可以说是贯穿了整个唐朝上下。在这里不得不提贞观时期,唐太宗颁布的一条指令,其中规定了:“文武官妻娩月,并不宿直!

整体来看就是,朝堂之上不论文官还是武官,当妻子分娩后的一个月内,是不需要晚上进行值班的。

如果把一个王朝的朝堂比作一家大型公司的话,唐太宗的这个法令,真的很像一家公司给予男性员工的陪产假一样。在唐代人们对于刚出生的新生儿是非常重视的,从平民百姓到为官者,甚至是在皇家。

这个“小陪产假”既能让官员安心陪好家人,又能让他们更加用心的在白天处理好自己的工作,一举两得。

三、唐代已经有满月这个风俗了,在富贵家庭中,满月常常的很有仪式感。

在唐代的时候,孩子出生后三天,常常会受“三日洗儿”礼,当然也有成年之后受礼的例子。比如安史之乱的中的安禄山和杨贵妃之间,安禄山过生日的时候,唐玄宗赐予了很多礼物,生日过完后的第三天,安禄山来拜见杨贵妃,受了这“三日洗儿”之礼,也就成为了杨贵妃的干儿子。

但是在当下,“三日洗儿”的礼节很多地方都已经消失了,例如我们安徽这边,很少有人了解这个礼仪。

但是对于“满月礼”来说,在大多数地方还是有保留的。我自己的孩子在满月的时候,特地驱车三百多公里回到老家,宴请宾客,让孩子接受亲人和朋友的祝福,并希望她能够健康成长。

其实在唐代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“满月礼”这个庆生风俗了。形式上和现在的满月礼相似,主要是宴请亲人和宾客,但是富贵人家的满月礼办的要更有仪式感。

这里要提一下唐中期知名的官员、诗人——韦皋。在韦皋满月的时候,家里面为他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“满月礼”,可谓仪式感满满。

据《太平广记》记载:“有一胡僧,貌甚陋,不招而至。韦氏家童咸怒之,以弊席坐于庭中。即食,韦氏命乳母出婴儿,请群僧祝其寿!”

在这一段描述中,我们可以看到韦皋在满月的时候,家里人为他办了一场盛大的满月礼,除了宴请宾客亲友外,还请了一群僧人过来参加,在晚宴结束之后,韦皋接受了众多僧人祈福。

相比于现在的满月礼,唐代富贵家庭的满月礼要办的更加有仪式感。

四、隋唐之前很少有庆祝生日的活动 ,但是在盛唐时期却得到了普及

过生日在现在真的很普遍,在有小孩之前,也是每一年在生日这一天好好给自己庆祝一下,但是有了小孩之后,更多的心思则是在孩子和工作上。

在古代,隋唐之前对于“过生日”是很少有看到的,因为人们觉得,自己的生辰更多的应该感恩父母,而不是大摆宴席给自己庆祝。

《贞观政要》中曾记载,唐太宗在贞观十七年对近臣说过:“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, 奈何以劬劳之辰,遂为宴乐之事。”

在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到,直到贞观时期,对于“过生日”这件事情,还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可。

但是到了天宝年间,盛唐下的社会中,“过生日”已经成为一种很普遍的活动。

在《安禄山事迹》中记载到,天宝十年,安禄山过生日,唐玄宗赐予了金花大银盆、金镀银盖碗、玉腰带等三十六件大器物,而杨贵妃也赐予了很多物件。

从这里面就能看出,那时候在宫廷中也兴起了“过生日”这一活动,相对于贞观时期,在天宝时期,过生日已经成为了一种被大众认可的活动。

这和现在的社会对于生日的认知有着一定的相似。

总结

看完唐朝时期的生育庆生风俗后,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比较严重的。其实在现在的社会中,男孩和女孩都不容易,要承受社会压力的同时,也要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。

我自己就一个女儿,作为父亲,一直希望能给她最好的,尽可能的陪在她身边,给她安全感的同时也希望能培养她的担当。

孩子的诞生对于每一个家庭来说都是非常幸福的时刻,不论是在唐代还是当代,复杂风俗的背后,是父母出自内心对于孩子的关爱。在感恩父母的同时,也应该将对于子女的呵护与教育,传承下去。